行业领跑者!

麦积山石窟被称为“东方雕塑博物馆”,然而壁画同样精美,它还有

文章来源:姚白新闻 发布日期:2019-11-01 12:08:42
浏览次数:4435

这篇文章发表在2019年第38期《三联生活周刊》上。文章原标题“麦基山壁画不容忽视”,严禁私自翻印,侵权行为必须追究。

第一作者/秋莲摄影/蔡小川

麦基山石窟艺术研究所的研究员孙晓峰正在观察127洞的壁画。

壁画最精美的石窟。

当我参观麦基山时,当我看到大部分壁画已经模糊不清时,我感到很遗憾。如果有保存完好的壁画和雕塑相匹配,那会是什么样子?

由于各种幸运的条件,拥有大量壁画的127号洞穴让人们能够感受到麦基山的壁画。这是一个很大的长方形洞穴,在麦基山很少见。它宽8米,高4米,深4米。这种仿制的大厅和帷幔结构似乎给石窟壁画留下了更多的空间。洞的前壁是敞开的,前壁、左壁和右壁各有一个三佛龛。其余的墙和洞穴顶部都是图像。一旦游客进入洞穴,他们就被各种颜色和图形包裹,完全沉浸在佛教世界中。

壁画基于经典和故事。变形是指以绘画的形式表达原始佛经。洞的主墙上有一部华丽的涅磐经,描绘了佛陀的遗言,进入棺材,哀悼所有生物,八位国王争夺遗物,抬棺,火葬和许多其他故事。西墙是对西方净土的改造,描绘了西方极乐世界的美丽。东墙是维摩诘经,讲述了维摩诘与文殊菩萨争论佛法的故事。前墙是地狱的转变。在"十善"部分,善良和善良的人被飞星引入西方天堂,而"十恶"的人遭受酷刑,如刀山,油锅和舌头拉在小鬼的摆布。

那些去过敦煌的人会被那里巨大壮观的壁画深深打动。那么你来麦基山是为了看什么?麦基山石窟艺术研究所研究员孙晓峰告诉我,敦煌的经济转型绘画只有在隋唐时期达到高潮,而麦基山在北朝时期相当成熟。中国最早和最大的经济转型绘画保存在麦基山。以麦基山西部净土为例,画家采用三角形构图,画面底部有两座精美的塔支撑。舞蹈演员和舞蹈演员的八字排列标志着人与天之间的双向交流已经开启。在三角形的顶端,在高高的大厅里,是佛陀在讲述西方净土世界的精彩画面。在图的左右两侧,为了使整体更加平衡和丰满,还有繁茂的树木,环绕着祥云和一行围绕着达摩的信徒。“可以说,蜕变的要素都是可用的。在唐代,你会看到在佛经中,宫殿像世俗建筑一样宏伟,音乐家和舞蹈演员的人数增加到20或30人,画面的两边有更多的漫画书,如“没有怨恨”和“十六景”。如果我们把麦基山和敦煌融为一体,就可以看到经济转型绘画从出现到发展的演变过程。”

本生的故事画也是如此。本生讲述了释迦牟尼过去与萨马纳斯、婆罗门、国王、大臣甚至神或各种动物一起修行的故事。“这就像一个王子放弃他的生命去喂老虎。与此同时,他在敦煌只是一个画面的一小部分,而在麦基山,他已经把情节完全展示在洞穴的顶部,在左边和右边。此外,还有一个子本的故事,讲述了盲人子本是如何被国王打猎杀死的,以及他是如何因孝顺父母而被众神拯救的。故事的主题不仅包括中国人非常重视的孝道,还运用中国独特的艺术手法描绘山体滑坡、树木倒下和渲染悲剧情感。这不再是本生第一次被介绍时的简单形象。”

为什么麦基的壁画早在北朝就有如此高的造诣?孙晓峰解释说,这与当时佛教的传播途径和麦基山的地理位置有关。佛教从西部地区传入中国,不是一次一站,而是以跨越式的方式,直接走向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北朝时期,长安是这样一个中心,而麦基山是长安佛教文化圈的辐射地。因此,在佛教和佛教传入之后,应该在这些中心地点进行本地化的改变,然后再传播回各个地区。”也正因为如此,通过对比同一时期麦基山和敦煌的壁画,我们可以看出麦基山的壁画在构图、色彩和线条上高度地方化,而敦煌的作品仍然保留着浓郁的西域气息。“敦煌壁画,北魏和西魏的壁画,仍然以同样的方式绘制。麦基山这一侧的壁画将根据所反映的内容与颜色相匹配,并将使用线条绘画来反映节奏感和生命力。”

修理工李瑞祥看着牛二塘洞外受损的壁画

谁是美德和道德的主宰?

洞穴127中的壁画能够保持良好的状态,这与它所在的山的相对干燥的小环境有关,并且与洞穴建造中工匠的良好技能水平是分不开的。在麦基山画壁画之前,有一个特殊的程序叫做“吊麻”。也就是说,用楔子将一团大麻纤维凿入墙壁,然后将大麻纤维分成不同的层,然后在上面涂上粗泥和细泥。只有这样,壁画的底层才能与潮湿的岩壁形成隔离。在早期的洞穴里,悬挂大麻的痕迹会更加密集。一些晚期洞穴只是省略了这一步。毫无疑问,127号洞穴受到了精心的处理。

这不是让人纳闷吗,这么大规格的洞穴,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挖掘的?《北方皇后妃史传》记载了这样一段历史:西魏文帝元宝居和艾夫斯皇后有着深厚的感情。在来自北方边境的军事压力下,文帝娶了游牧民族鲁兰领袖的女儿,并废除了伊夫女王的职位。傅毅第一次成为长安一座寺庙的修女。不久,鲁兰公主知道她仍与文帝保持联系,于是将她流放到周琴,投靠她的儿子周琴总督袁娥。艾弗森在周琴逗留期间,仍与文帝保持联系,文帝“秘密下令保留他的头发,并打算归还”。后来,鲁兰发动了大规模袭击。许多人评论说,这是因为鲁兰公主的不满。为了避免与伊夫生儿育女的嫌疑,文帝秘密命令伊夫自杀。

史料清楚地记录了艾弗森死后,“麦基崖作为壁龛被雕刻和埋葬,墓名为吉陵”。研究人员基本上就第43号洞穴纪灵的位置达成了共识。43洞的形状非常特殊,分为三个部分:前部、中部和后部。最前面的地方应该是崇拜走廊,一个供后代鞠躬的地方。中间是享乐厅,专门用来排名;最后,还有一个长方形的棺材室用来存放棺材。坟墓是空的,因为艾佛森的灵柩后来根据她的生前遗嘱被搬走,和文帝一起葬在长安附近的永陵。我们现在看到的雕塑都放置在宋代,利用了洞穴中的空间。

孙晓峰认为127洞是周琴总督袁野为他母亲伊夫修建的一个仁慈的洞穴。首先,从时代的角度来看,一般争论的焦点是127洞是北魏晚期还是西魏早期。北魏后期,周琴发生了一场战争。北魏晚期洞穴中有烟的痕迹,这在其他年份更为确定。人们被怀疑是在逃离战争和不断上升的火势。127号洞穴的建造将不可避免地需要大量的财力和人力资源,而这些都可以排除在这个时期之外。从洞穴形状来看,这个洞穴的帷幔结构也不同于北魏流行的平方屋顶。这可以看作是西魏建都长安后中原汉族文化体系的变化。从洞穴的位置来看,就在北魏末期,麦基西山西崖发掘了一系列洞穴,栈道工程已经完成。这将为127洞的挖掘提供一系列后勤支持。127洞位于麦基西崖栈道顶部,也符合人们升天成仙的思想。

在孙晓峰看来,127洞的壁画可以说是精心布置的。“建筑者打算通过壁画的内容来表达他们的意图,所以他们打算缩小雕像的尺寸。”从这个角度来看,正璧涅磐经只是一个盛大葬礼的展示。东墙维摩诘经的变化暗示着人脉广的艾佛森在经历了巨大的欢乐和悲伤后,已经成为佛教的绝对信徒。西墙中西方净土的变化描绘了儿子对母亲去一个更美好世界的期望。前墙地狱的变化暗示着温柔公主的结局——她不久后死于难产。在这个凶猛残酷的地狱之上,还有一幅宁静的七佛图。其中一尊佛像被站在一旁侍奉他的僧侣和尼姑包围着。这可能是艾弗森的形象。

李瑞祥和穆长大师(右)一起完成了修复工作。

特殊挑战

壁画临摹者杨晓东自2002年以来已经花了三年时间在127洞的主墙上临摹涅磐经。尽管这是麦基保存最好的壁画,但它的表现仍然落后于敦煌最好的壁画。杨晓东需要识别400多个字符。根据原件的要求,即使不需要在图纸上反映缺陷,也应在网上稿件中尽量画出轮廓。他记忆中仍然记忆犹新的是当时山洞里的复制条件。“当时,麦基山顶上有一条裂缝。雨水涌入洞穴,沿着山中裂缝形成的“毛细血管”流入洞穴。除湿机每半小时抽走一盆水,纸总是湿的。”后来,裂缝被处理项目填补了。然而,杨晓东觉得在经历了这种干湿变化后,127号洞穴壁画的颜色比十多年前他复制的时候要暗一些。

湿度仍然是保护麦基山壁画的最大挑战。在敦煌莫高窟,如果湿度超过60%,就会报警。但是在麦基山,60%是正常的。每年雨季到来时,湿度甚至会达到90%。麦积山石窟艺术研究所保护研究室主任马倩向我介绍说,90%以上的石窟曾经暴露在空气、湿气中,如果有必要,还会在红外线灯下烘烤。潮湿会在壁画表面滋生霉菌。过去,刷子是用来刷掉它的,也就是说,机械清洁。后来,发现这将导致扩散,这只能通过降低湿度和控制模具在小范围内来实现。潮湿也会带来指甲脱皮、脱皮和碱脆等问题。

另一个更特殊的挑战来自生物活动。在秦岭,麦基山周围良好的自然环境已经成为小动物的良好栖息地。在参观麦基山时,人们经常可以看到像沥青一样的黑色粘性物质,这种物质来自一只会飞的飞鼠。洞穴外面的一些画也会有一些白色的划痕,这是松鼠攀爬的痕迹。修理工李瑞祥刚刚修理了第五洞“牛二厅”外的一幅壁画。他怀疑壁画装饰后是被松鼠踢开的。他像拼图一样从纸板上复制掉的部分,并与墙壁进行了几个月的比较,然后找到了它的原始位置。随着“十一月”的临近,所有工作人员都应该警惕另一种虫子侵入洞穴——如果八月下雨,而此时正是“十一月”,天气一暖和,虫子就会成群结队地爆发出来。虽然洞穴里有一扇门,但昆虫仍会飞进来,躲在壁画后面。

迄今为止,还没有特别成功的方法来防止生物危害。事实上,所有文物保护工作者所做的仅仅是延长文物的寿命,不能保证其永恒。

(实习记者王亦丰也为这篇文章撰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