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领跑者!

溥仪笔下的慈禧逃亡与珍妃之死

文章来源:姚白新闻 发布日期:2019-11-08 13:10:00
浏览次数:1596

1900年八国联军进攻北京时,只有数万人。但是为什么清朝的统治者在战争开始后仅仅一个月就失去了大沽河和天津,让敌人直捣北京的城门?

正当八国联军即将进入北京时,大喊大叫的西方太后只能选择行走作为三十六项政策中的法宝,悄悄换上普通女性服装,留下文武官员,带走光绪和老大哥等。骑着三辆普通的骡车逃命。

但是她太匆忙了,以至于没有忘记被流放到寒冷宫殿的珍贵公主。她命令太监崔玉贵把这位珍贵的公主推进宁寿宫后面的井里,活活淹死她。

另一种说法是,慈禧太后在流亡边缘时,她命令太监崔玉桂把甄妃从寒宫带到她身边,并对她说:“我要带你一起去,因为沿途土匪猖獗,你还年轻,恐怕你会遇到意想不到的事情,这会损害帝国理工学院的声誉。你最好现在就自杀!”

甄妃听了,知道自己要死了,她反驳道:“皇上应该留在北京……”慈禧太后还没说完,就怒气冲冲地喊道:“你死在眼前,说什么胡话!”于是他命令太监崔把甄妃推进宁寿宫后面的井里。光绪看到这种情况,不忍目睹自己心爱的外戚甄被杀,于是他硬着头皮赶紧跪在地上为她求情。慈禧太后冷笑道,“起来!现在不是你乞求她的爱的时候。告诉她去死!最好惩罚那些不孝的孩子。”这时甄妃已经被崔太监拖了出来。她仍然含泪回头看着光绪。不久,崔太监报告说,甄妃已被推进井里盖好了。

慈禧太后用她的眼睛看着光绪,好像她赢得了胜利,但是她的胜利喜悦却突然消失了!因为无情的洋鬼子已经一步步逼近耳朵。她只能强迫呆若木鸡的光绪上骡车,放下窗帘,这样就没人能认出她来。我上了一辆车,另一辆车被光绪皇后和甄妃的妹妹金妃使用。她更坚定地敦促李连赢:“你不能骑马,但你必须尽力赶上,不要迷路!”这时,他们不敢穿过前门,所以悄悄地溜出了神武门。

只有扎伊(y)希望他的儿子,哥哥,成为皇帝,赵舒翘,顺天府的长官和军事部长,顺天府的军事部长,他有一个满汉民族边界的12个字符的公式:“汉族人很强壮,人死了,汉族人精疲力尽,人很胖”伴随着他骑马,坚韧和目光短浅,渴望(jí)保持他的地位。

我们到了颐和园休息了一会儿,另一个太监来报告说:“洋鬼子来了!”于是他像受惊的鸟一样爬上骡车,匆匆离去。经过60或70英里的紧急旅行,我找不到吃饭的地方。我终于到了关城,住在一个回族的家里。当然,我不敢透露我的真名。我只能说我是一个过路人,他逃到了乡下,要求更多的关注。我吃的是又冷又不干净的剩余绿豆粥。慈禧是唯一一个晚上睡在土炕上的人,而其余的人都睡在地上。

直到怀来县,此时因为一些贵族陆续到达,卫兵奴才们也纷纷而来,才敢露出太后的大架子。这时,他们不再吃绿豆粥,而是睡在土炕上。慈禧太后住在县衙内的会客室,光绪住在县衙内的会客室。慈禧太后和其他人占据了主妇的房间,吃了全县最好的食物。当清奕劻王子和军事部长王文韶到达时,慈禧还给了他们剩下的燕窝汤吃。即便如此,她也向他们抱怨说:“你们在这三天所遭受的苦难可能与我们相似。我们已经一团糟了!”在从怀来到太原和Xi的路上,受苦的不是这个行人,而是沿途的老百姓。当然,从县里到省长和省长的地方官员,谁不努力向路过的太后和皇帝致敬呢?食物、住所和鲜花虽然不到宫殿日常生活的十分之一,但在沿途的许多地方已经是一个沉重的负担。无论如何,地方官员没有必要为此买单,也没有必要强行在农民中分配。谁敢说“不”?我记得在过去的一封私人信件中,我看到慈禧和他的一行人在去xi安的路上。似乎在他们逃亡期间,随行王子的日常生活费用是每人50两银子,而其他王子和大臣则依次减少。除了其他事情之外,逃亡王子的生活还是一样的,所以皇帝和太后的生活更加可以预测。

在这里,我还想补充一个为什么甄妃被杀的原因。甄妃和姐姐金妃是当时侍郎张旭的女儿,她们的姓是张旭。

据说光绪选择皇后时看中了甄妃。然而,在慈禧太后的压力下,他不得不同意选举慈禧太后的侄女桂香公爵夫人的女儿叶汉娜(Yeh Hennara)为皇后,甄妃的妹妹为妃子。既然叶海娜女王来自人工恋爱,光绪当然还是想爱甄妃,婚后疏远女王。然而,女王有她的姑姑慈禧太后,她是奥地利的援助人员。当然,她会经常向慈溪汇报她在爱情上的不利竞争。因此,慈禧自然讨厌甄妃。此时,甄妃就像一个孤独的游客,被老虎盯上了。老虎永远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天,光绪接管政府后,这种燃烧的嫉妒爆发了。

爆发的直接原因是光绪不仅溺爱甄妃,而且亲政府,如甄妃的弟弟智瑞,他也利用这个漏洞制造麻烦。例如,当他被要求接受贿赂时,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慈禧太后不能就此罢休。以此为借口,她说甄妃与出售政府官员有关。她甚至还戴了一顶“祖制”的大帽子,狠狠地戴在甄妃的头上。在这种通情达理不让人的前提下,慈禧太后摆出了至高无上的父母、皇帝的母亲太后的威风,打败了珍妃几十个大板,而珍妃和她的妹妹都沦为妻妾,而珍妃退居冷宫也不让她和光绪有机会见面。

这当然只是当时皇宫里的家庭骚乱,但在那个国家的封建制度下,母子不和和兄弟不和都会把这种骚乱的影响扩大到当时的政治。光绪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甄妃遭受如此的摧残和侮辱,但在“孝治天下”的封建道德约束下,她无法抗拒母亲慈禧太后。然而,公开反抗是不可能的,但我心中的怨恨是封建道德无法限制的。光绪怎能不恨这位别有用心的老家长,又怎能不想摆脱慈禧的严格限制?因此,我经常想到,例如,1898年政变期间用士兵包围颐和园的计划,这当然是由于新旧之间尖锐的矛盾和冲突。谁能说在某种程度上没有家庭关系?

如果你再想起慈溪,所谓的“八国联军”已经被推到了你的眼前。在她急着逃跑的那一刻,她仍然没有忘记杀死甄妃。可以说慈禧的无情决心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

我生命的前半部分(2019年版)

作者:爱新觉罗·溥仪

哈尔滨出版社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 辽宁11选5投注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